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鸣竹轩

清风兮鸣竹 明月兮照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亲属称谓撷趣  

2010-01-15 17:03:54|  分类: 文史知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”在我国,宗族亲情是为世世代代所极重视的情感。而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是东方风味十足的伦理美德。中国特色的亲情关系通过丰富多彩的称谓十分鲜明地表现了出来。上古的《尔雅•释亲》已从“父为考,母为妣。父之考为王父,父之妣为王母。王父之考为曾祖王父,王父之妣为曾祖王母”一直列举到“婿之父为姻,妇之父为婚”——作了精细的分类。随着历史进化,亲属称谓林林总总,蔚为大观,许多沿用至今,是重要的文化现象。本文拟从长辈、同辈、晚辈及姻亲三方面撷趣谈之。

在一百多个有关父亲的称呼中,通称、古称、方言、敬称、谦称、讳称各有不同(详见文末通览)。其中有些称谓颇有解释的必要。

在通称中“老子”、“老爷子”、“老头子”是在与别人谈话时使用的,不能用在当面。“老头子”含不敬的味道,一般指年事较高者。但“老子”却不同。陆游《老学庵笔记》说:“予在南郑,见西陲俚俗谓父曰老子,虽年十七,有子,亦称老子。”可见年轻的父亲也可以叫“老子”。“三纲”是古代的封建教条,即“君为臣纲,父为子纲,夫为妻纲。”意思是后者(即臣、子、妻)要绝对服从前者。所以体现在称呼中称君主、父亲、丈夫为“所天”。一般说来,“爷”、“阿爷”通常指祖父,但古代有人也称父亲为爷或阿爷。如《木兰辞》里“军书十二卷,卷卷有爷名。阿爷无大儿,木兰无长兄。”古时“耶”字通爷,时常用耶而不常用爷。如杜甫《兵车行》中有“耶娘妻子走相送”之句。在唐代还称父亲为“哥哥”。《旧唐书•王琚传》:“玄宗泣曰:‘四哥仁孝。’”四哥指玄宗的父亲睿宗李旦。在敬称中,对自己父亲的代称有“椿庭”、“椿堂”、“椿舍”。“椿”指椿树。《庄子•逍遥游》说:“上古有大椿树,以八千岁为春,以八千岁为秋。”因此后人用椿代称父亲以示长寿。“庭”字出于《论语•季氏》,其中有孔鲤趋庭接受父训的记述。因此用“椿庭”代称父亲,含有尊敬的意思。后来也有人把椿庭引申为椿堂或椿舍。

母亲的别称中,“婆婆”、“姊姊”、“娘子”、“我生”、“萱”、“北堂”、“堂前”等亦需注意。“婆”本指老妇人或丈夫的母亲,但古时也有称母亲为婆或婆婆的。如董解元《西厢记诸宫调》:“莺莺不忍,以此背婆婆。”北朝流行的民歌《折杨柳枝歌》:“阿婆不嫁女,哪得孙子抱。”

《说文解字》说:“姐,蜀谓母曰姐。”《北齐书•文宣李皇后传》:“武成践祚,逼后淫乱,云:‘若不许,我当杀尔儿。’后惧,从之。后有娠,太原王绍德至阁,不得见,愠曰:‘儿岂不知耶,姊姊腹大,故不见儿。’”“娘子”通常作为妇女或妻子的称呼,但古时也称母亲为娘子。司马光《书议》中说:“古人谓父为阿爷,谓母为娘子。”

“我生”即生我者。《后汉书》有注释:“我生谓母也。”

“萱”即萱草,就是黄菜花,有叫忘忧草、宜男等。据说吃了有安神忘忧的作用,或曰还可以生男孩。“北堂”指古代士大夫家主妇常居留之处。《诗经•卫风•伯兮》“焉得谖草?言树之背。”谖同萱;背即北堂;意为在北堂种萱草。后来就以北堂、堂老、萱老、堂萱和萱亲代称母亲,进而简称为萱。

“堂前”一称,则与“北堂”大不相同。据《宋史•烈女传•陈堂前》介绍:堂前是汉州碓县王氏女,十八岁嫁给同郡陈安节,一年多丈夫就去世了,留下一子。自此,堂前上敬公婆,下教儿子与夫妹。儿子学习有成,二十岁入了太学,不幸三十岁也死了。堂前又教导两个孙子,使他们都很有学问。妹妹十五岁出嫁,堂前陪送了丰厚的嫁妆。当公婆亡故后,其妹要求分财产,她爽快地把家中所有财产都给了妹妹。但不到五年,妹所得财产被丈夫挥霍一空。堂前又为她买田购房,并像对待自己儿子一样抚育其外甥。不仅如此,堂前对亲属宗族中生活困难者也尽力相助,仅帮他们娶亲嫁女的就有百十人。同乡某氏家贫,把女儿卖给酒店,她出钱把她女儿赎回了家。因此,史称她“节操行义,为乡人所敬,但呼曰“堂前”,犹私家尊其母也。”后来就以“堂前”代称母亲。由于父亲称椿庭,母亲称萱堂,所以父母又合称为“椿萱”、“高堂”、“椿庭萱室”等,都是用父母的住处代称父母。

“怙恃”是依靠、凭恃的意思。《诗经•小雅•蓼莪》:“无父何怙,无母何恃。”所以后人以怙恃代称父母。如《聊斋志异•陈云栖》说:“怙恃俱失,暂居此耳。”《易经•说卦》说:“乾,天也,故称乎父;坤,地也,故称乎母。”所以后人也用“乾坤”作为父母的代称。

在叔父和伯父的别称中,“从父”和“晚晚”需稍作解释。“从父”中的“从”字,是指同一宗族中次于至亲的人,如“从父”就是伯父和叔父。又次一层、二层的称为“再从”、“三从”。“晚晚”是古代俗称,明代《痛余杂录》说:“呼叔为晚晚,言晚得也。”

在祖父的称呼中,有些称呼在不同的时期和不同的地区也被用作父亲的称呼,它们是:爷、耶耶、太公、阿翁、家公、爹爹、老爹、阿爹、阿爷、公。

“太公”一称还是曾祖父的别称。

与长辈相比,平辈的称谓有些“讲究”得更多。如“倾国倾城”的“佳人”,不仅指美女,古时也指丈夫。南朝王融所作《秋胡行》诗:“佳人忽千里,空闺积思生”中的“佳人”若理解为美女,那么下面句的“空闺”云云便无从解释了。

在喻称中,“萧史”、“梁鸿”、“张京兆”、“画眉京兆”、“画眉人”、“画眉郎”均有典故。“萧史”也写作“箫史”,是传说中的人物。相传为春秋人,善吹箫,能用箫吹出凤鸣的声音以吸引白鹤、孔雀。秦穆公因此吧女儿弄玉嫁了给他。萧史每天教弄玉吹箫作凤鸣,使凤凰聚集在他们的屋子四周。几年后的一个晚上,萧史再次吹箫,引来凤凰。夫妇双双乘凤飞去,后来就把萧史用来比喻丈夫。如明代王彦泓《感旧书》:“筝娘乞句留钿带,箫史求书展练裙。”

“梁鸿”是东汉人。据《后汉书•逸民•传梁鸿》载:梁鸿,字伯鸾,陕西扶风人。家贫而好学,博览无不通,有高节,不为官。尝受业于太学,学毕牧猪为生。曾因遗火蔓延及一户民宅,仍主动寻访被烧者,以其全部财产——所牧之猪赔偿,并日夜为其辛勤劳作来补偿,后主人敬异其人,欲退还所赔之猪,梁鸿不受而去。多人敬其贤,欲以女嫁之,鸿不许。同县有女名孟光者,肥丑而黑,力举石臼,择对不嫁,至年三十。父母问其故,孟光说:“欲得贤如梁伯鸾者。”鸿闻而娉之。及出嫁,孟光始盛装入门,而梁鸿七日不答。光仍去装饰,着布衣,操作而前。梁鸿大喜曰:“此真梁鸿妻也。”为避仕,梁鸿隐居霸陵山中,以耕织为业。后避祸去吴,居人庑下,为人舂米。归家孟光为之备食,举案齐眉,夫妇相敬如宾,后世传为佳话。因而用“梁鸿”喻称丈夫或贤夫,“梁鸿妻”泛指贤妻,“梁鸿”作为对人夫妇的美称。《夜雨秋灯录•青天白日》:“盟深金石,妹喜嫁得梁鸿。”

“张京兆”名张敞,汉宣帝时任京兆尹,因而人称张京兆。此人有才能,曾治理得市无偷盗,而且颇有学识。《汉书•张敞传》说他:“朝廷每有大议,引古今,处便宜,公卿皆服,天子数从之。”张敞常为其妻画眉,当时长安盛传他画眉妩媚可爱。有人向皇帝告他,他坦率地对皇帝说:“臣闻闺房之内,夫妇之私,有过于画眉者。”皇帝爱他的才能,没有责备他,但也不再提拔他。此后张敞画眉成为趣谈。有副对联云:“西阁画眉张京兆,东床袒腹王右军。”不仅把张京兆与王羲之相提并论,而且对仗工整,饶有趣味。后来夫婿的别称中就增加了“张京兆”、“画眉京兆”、“画眉人”和“画眉郎”。如清代孙枝蔚《讯陈元水病》诗:“镜里张京兆,樽前刘伯伦。须听苦口劝,忍使翠眉颦。”(刘伯伦即刘伶)宋代张孝祥《丑奴儿》词:“画眉京兆风流甚”。隋代薛道衡《豫章行》:“空忆常时角枕处,无复前日画眉人。”宋代贺铸《减字浣溪沙》词之十:“绣陌不逢携手伴,绿窗谁是画眉郎。春风十里断人肠”(绣陌指华丽如绣的市街)。

在夫妻称呼中,还有一种特殊现象,用在妻子一方则指丈夫,用在丈夫一方则指妻子。如“卿”和“卿卿”是夫妻间的爱称。“老伴”是老年夫妻的互称。此外,在书面文件和法律法令性文件中的“妃偶”、“区偶”、“妃区”、“区俦”等都是配偶的意思。而“鸳侣”二字则是配偶的喻称。

在专门称呼中,对年轻的丈夫尚有“青春子”、“小郎”、“小郎子”、“小家公”等称谓。如石德玉《秋胡戏妻》第二折:“则俺青春子何年可便什日回,信断音稀。”《敦煌曲子词•竹枝子》:“恨小郎游荡经年,不施红粉镜台前,只是焚香祝天。”冯梦龙《小歌•小家公》:“城门散了要帮铁,婆娘家咦有小家公。”而对于老年丈夫,除了“老头子”、“老头儿”之外,还有“枯杨”一称。“枯杨”是一个有特殊含义的称呼,语出《易经•大过》:“枯杨生稊,老夫得其女妻。”意为干枯的杨树重新发出嫩芽。后来就用枯杨生稊,比喻老人娶少妻或老年得子,进而把枯杨用作这一类的喻称。

在同辈称呼中,妻子的称呼最多。旧社会认为丈夫主管外部事务,妻子主管内部事务,而且主要在家内活动,所以有“内当家”、“内掌柜”、“家主婆”、“屋里人”、“屋里的”等称呼。其实,“屋里的”的源头可追溯到《礼记》。《礼记•曲礼》说:“三十曰壮,有室。”其注解曰:“壮有妻,妻屋室中,故呼妻为室。”

在妻子通称中,“孺人”和“小君”常见于古典,值得一提。“孺人”多为一些官员的母亲或妻子的封号和对妇人的尊称。同时也通称妻子。如《京本通俗小说•冯玉梅团圆》说:“冯公又问道:‘令孺人何姓?是结发还是再娶?’”

“小君”古时候指诸侯的妻子,因为称诸侯为君,所以称诸侯的妻子为小君,诸侯则称自己的妻子是寡小君,后来转为妻子的通称。如《凤池编》说:“李绅为相,时俗尚轻绡染蘸碧为妇人衣,绅自为小君裁剪。”

另一个通称是“齐体人”。《白虎通•嫁娶》中有解释说:“妻者,齐也,与夫齐体。自天子下至庶人,其义一也。”可见齐体人即妻子。宋代梅尧臣《秋夜感怀》:“独宿不成寐, 起坐心屏营。哀哉齐体人,魂气今何征。”屏营即惶恐,征是远行之意,诗作洋溢着对妻子的怀念。联想到古希腊神话中把夫妻叫作“另一半”的称呼,可谓异曲同工。

在妻子的代称中,“结发”、“糟糠”、“中馈”、“箕帚”、“杼轴”均值得注意。

“结发”即束发。古时结婚之时,将新娘新郎的头发依照男左女右的次序束在一起,称为“结发”。后来就用此二字作为妻子的代称。如江淹《李都尉从军》诗写道:“而我在万里,结发不相见。”

“糟糠”原意是指酒滓、谷皮,比喻粗糙的食物。《后汉书》载,东汉光武帝刘秀想把他姐姐嫁给大臣宋弘,示意宋弘与原来的妻子离异。宋说:“臣闻贫贱之交不可忘,糟糠之妻不下堂。”拒绝了刘秀。后来就把“糟糠”作为妻子的代称,主要是指共过患难的妻子。

“中馈”是古时指妇女在家主持饮食一类的事情(“馈”指吃食),后来引申为妻子的意思。没有妻子时就称“中馈尤虚”。如《官场现形记》第三十三回说:“他是上年八月断弦,目下尚虚中馈。”“主馈”和“内馈”、“中馈”相同。

“箕帚”本意指家中洒水扫地一类的事情。《国语•吴语》有段话说:“勾践请盟:一介嫡女,执箕箒以晐姓於王宫。”意思是一个正妻的女儿准备送给天子作妻妾。“晐”(gai,音该)是准备的意思。后来就把“箕帚”和“执箕帚”作为妻子的代称。如南朝王微所作《杂诗》说“箕帚留江介,良人处雁门。”《三国演义》第三十三回:“愿献甄氏为世子执箕帚。”

“杼轴”原是织布机上的两个部件,杼是梭子,轴是滚筒即用来卷织的东西,故用杼轴来表示纺织。又因古时男耕女织,就进一步作为妻子的代称了。如南朝梁何逊《为衡山侯与妻书》有“慰其杼轴”的句子。

作为妻子代称的“秋胡戏”是妻子的歇后语。春秋时鲁国一个叫秋胡的人与罗梅英结婚三个月就外出求官,一去十年。回来时与妻子已不相识,在桑园中见到妻子,向妻调情,反被罗梅英责骂。戏曲中有《秋胡戏妻》一剧。因此后人就用秋胡戏来代称妻子。如《醒世姻缘传》第二回说:“你要有些差池,我只好跑到你头里罢了,跑得迟些,你那秋胡戏待着摆布我哩。”

在妻子的美称中“正被妻”、“莱妻”和“同怀子”褒义明显。

“正被妻”源于晋代皇甫谧《高士传》。文中载:齐国高士黔娄先生死后被子盖不严身子。曾子说可以把被子斜起来盖。黔娄妻则说:“斜而有余,不若正而不足。先生以不邪之故能致于此,死而斜之,非先生意也。”后因此称黔娄妻为“正被妻”,也泛指贤妻。如清代王士稹《池北偶谈•谈献二•笃师谊》:“门无司马求书使,室有黔娄正被妻。”

“莱妻”、“莱妇”也有来历。据传,老莱子是春秋时楚国隐士,楚王听说他贤良要起用他。他妻子说:吃人酒肉,受人官禄就要受制于人,难免引来祸患。于是夫妇就躲到江南,不去做官。后来就把“莱妻”、“莱妇”作为贤妻的代称。白居易《秋晚》诗:“莱妻卧病月明时,不捣寒衣空捣药。”——可惜我们在鲁迅的《二十四孝》里见到的老莱子并非此行状,而是“行年七十言不及老”——因为父母在,穿得花花绿绿,摇个拨浪鼓,上堂取水,诈跌伏地,作婴儿啼的“孝子”。

“同怀子”是对妻子的雅称。晋陆机《为顾颜先赠妇》诗:“修身悼忧苦,感念同怀子。”

在对自己妻子的谦称中,一些与“荆”字相连的称谓有“荆布”、“山荆”、“寒荆’、“荆人”、“荆妇”、“荆妻”、“贱荆”、“拙荆”等。“荆布”是荆钗布衣的省略,就是以荆棘枝当钗子,以粗布做衣裙,是旧社会贫穷妇女的穿着。《后汉书》写梁鸿之妻孟光常常荆衣布裙。后来就用荆布、拙荆等来谦称自己的妻子。

在长达数千年的封建社会中,中国一直实行一夫多妻制,因此对妻妾的称呼有明显的区别,嫡妻即俗称的大老婆,其称呼大多与“正”、“大”、“嫡”相关,如“正室”、“大房”、“嫡配”等。“元配”也称“原配”即初娶的妻子,可与妾相对而言,也可与离婚或丧妻后再娶进的妻子相对而言。所以它和嫡妻含义不尽相同。

元配还有一称叫“故剑”,值得一说。当年汉宣帝在民间时娶许广汉女平君。即帝位后,大臣议立霍光之女为皇后。霍光是四朝元老,族党满朝,权倾内外。又有迎立之功,汉宣帝不便驳回,于是下诏求“微时故剑”。大臣理解了皇帝的意图,才提出立许平君为皇后。后来就把元配称为“故剑”了。

妾俗称“小老婆”、“姨太太”。指旧时妻子之外娶的女子。妾的异名很多,如“小”、“下妻”、“偏房”、“副室”等,均不难理解。但“小星”一称需要解说。《诗经•周南•小星》首句:“嘒彼小星,三五在东。”嘒还念“慧”,指明亮的样子,小星则指众多无名的星,比喻周王众多的妾,后来就用此喻称妾了。至于时下的“二奶”,有时指偷偷摸摸地纳妾,有的则是连“偏房”、“副室”的资格也没有。

凶悍的妻子,时时听到人称“河东狮”。这个称呼源于苏东坡的一首诗。宋代有一个人叫陈季常,自号龙丘先生,娶妻柳氏,而柳氏非常横蛮妒嫉。苏轼写诗戏说:“龙丘居士亦可怜,谈空说有夜不眠,忽闻河东狮子吼,拄杖落手心茫然。”柳氏娘亲是河东有名氏族,苏东坡用河东暗指柳氏。“狮子吼”本来比喻佛祖讲经很威严,好像狮子吼,声震世界。陈季常偏偏好谈佛,所以苏轼用佛语给他开了个玩笑,以狮吼比喻其妻子的怒骂声。后来就把凶悍的妻子称为“河东狮”,把妻子发怒称为“河东狮吼”。

在夫妻别称中,“比目”、“比翼鸟”似乎比“鸳鸯”、“鸾凤”、“并蒂莲”更需要说明。“比目”是一种鱼,因为长期平卧海底,头骨扭曲,成鱼两眼都长在向上的一侧,所以古人认为只有一只眼,必须两两相并才能游动。所以后来就用来比喻夫妇。“比翼鸟”是传说中的一种鸟。据传此鸟只有一只眼一只翅膀,不比不飞,“比”即并列紧靠的意思。意为雌雄两鸟必须结伴才可飞行,所以也用来比喻夫妻。白居易《长恨歌》有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的名句。“连理枝’’是指两棵树的树枝连结生长在一起,后来也用以喻称夫妇。对于感情非常好的夫妇,还有“鲽鹣”、“鹣鲽”的称呼。其实,鲽就是比目鱼,鹣就是比翼鸟也。

夫妻之外,同辈人别称使用较多的是兄嫂弟媳等。其中嫂子叫“戛羹”颇有来历,说是汉朝刘邦兄弟四人,大哥早死。刘邦在民间时,常常带着他的朋友哥儿们去嫂子家吃饭,他嫂子十分讨厌刘邦的“义气”。一次刘邦又带人去就餐,他嫂子故意用勺子刮锅底,刮得吱吱响,表示羹已吃完了。后来刘邦发现嫂子不怀好意,心里很生气,所以称帝之后单单不给嫂子的儿子信加封。后来刘邦的父亲反复劝说,刘邦这才给信封了“羹颉侯”,“颉”即刮,翻译过来叫刮锅底的侯。所以,后来称不贤惠的嫂子叫“戛羹之嫂”,进而称嫂子为“戛羹”了——这当然是以偏概全。

对于弟弟的称呼有“男弟”一词,因为古代称妹妹为“女弟”,所以对弟弟就加了个“男”字以示区别,疑似画蛇添足。

在兄弟合称中,代称“友于”和喻称“常棣”、“同根”、“雁行”、“孔怀”,“具尔”、“匪他”诸称呼都有讲究。

“友于”源于《书经》,是“友于兄弟”一句的简化,如白居易《东南行一百韵》:“万里抛朋侣,三年隔友于。”

常棣是树名,就是唐棣树。“常棣”是《诗经•小雅》中的篇名,相传为周公所作宴饮兄弟的乐歌。因常棣花两三朵为一缀,彼此相依,诗人常以常棣之花比喻兄弟。“常棣”亦作“棠棣”,《诗经•小雅》里也有“甘棠”一篇,引申意同。

“同根”出自曹植著名的《七步诗》。魏文帝曹丕忌恨弟弟曹植太有才华,以至于差点儿夺了自己的王位。所以限他七步之内作出一首诗,否则以法严惩。曹植果然七步成诗,诗中有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”的句子。所以后来诗文中常常以“同根”比喻兄弟。

“雁行”本指行动有序,如群雁飞行时有行列一样。《礼记&#8226;王制》:“父之齿随行,兄之齿雁行。”意思是兄年长弟年幼,年齿有序,一同走路,兄在前弟在后,如同雁行有序,后来把雁行和雁序作为兄弟的代称。如宋代楼钥《祭叔父郴州文》:“雁序雕零,门户亦替。”(替,衰落。)“孔怀”来源于《诗经&#8226;小雅&#8226;常棣》:“死丧之威,兄弟孔怀。”孔意为甚,怀意为思念。诗文是说死丧是令人畏惧的事,兄弟却甚为思念。后来就用孔怀代称兄弟。“具尔”原本是很亲近的意思。具通俱,尔通迩,就是近。在《诗经&#8226;小雅&#8226;行苇》:“戚戚兄弟,莫远俱尔。”因为上句有兄弟二字,所以就把“具尔”作兄弟的代称。如《文选&#8226;陆机<叹逝赋>》:“痛灵根之夙殒,怨具尔之多丧。,’(灵根指祖考。)“匪他”源于《诗经&#8226;小雅&#8226;□(左支右页)弁》中一句诗:“岂伊异人,兄弟匪他。”这句话的意思说都是兄弟不是他人。后来把“匪他”作为兄弟的代称。同胞兄弟姐妹有一别称叫“同怀”。清代钱泳《履园丛话&#8226;科第&#8226;武科》:“同怀四人俱中武进士,大江以南所罕见也。”这里指的是兄弟。清代陈裴之《湘烟小录&#8226;瑞兰雪涕拜题》:“余家同怀十人,惟紫妹最幼最美最才最贤。”这是把兄弟姊妹尽含在内。清代毛祥麟《对山余墨&#8226;石海》:“妾同怀姊妹三人”。这是指姊妹。鲁迅先生曾录清人何瓦琴对联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斯世当以同怀视之”赠瞿秋白,以表自己与这位共产党人情同手足。

同时,兄弟姐妹有时也可以互换称谓。《说文解字》:“姊,女兄也”。所以“女兄”也是姐蛆的别称。《孟子&#8226;万章》:“弥子之妻与子路之妻兄弟也。”《史记&#8226;陈丞相世家》:“樊哙,帝之故人也,功多,且又乃吕后弟吕媭之夫,有亲且贵。”这两处是以“弟”称妹妹。鲁迅《中国小说史略》中亦将薛宝钗称为“王夫人女弟所生女”,以“女弟”代指妹妹。可见“兄弟”二字古代也可以当作姐妹的合称。只是以兄弟代姐妹时,“弟”读如去声。如果读成了轻声,兄弟则仍指弟弟。

在对于晚辈的称谓中,除了一般意义的通称以外,对自己儿子的谦称有些比较有趣,如“犬”和“豚”’,本指狗和猪,但“犬子”、“小犬”、“豚犬”、“豚儿”、“豚子”都指自己的儿子。《红楼梦》第一百一十四回贾政向人介绍曰:“这是第二小犬,名叫宝玉。”而《三国演义》第七十三回:“云长勃然大怒曰:‘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!’”“犬子”又成了对别人儿子的贬称。

对他人的儿子则有几个美好的敬称。一是称作“阿戎”。因晋代“竹林七贤”之一的王戎自幼聪明,据刘义庆《世说新语》记载,七岁的王戎与几个小孩一道游玩,看路边李子树上的李子果实累累压折了枝条,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取走了李子,王戎却不动一动。人们问他为什么无动于衷,他说:“树在道而多子,此必苦李。”人们一检验,果然是苦的。据此王戎便成了早慧的代名词。后来就用“阿戎”美称他人之子。二是“玉麒麟”。据《陈书》记载,南北朝时文学家徐陵,小时即聪慧,家人带他见高僧宝志上人,宝志手摩其顶说:“天上石麒麟”。后来就用“麒麟儿”、“玉麒麟”美称他人之子。如元代宋□(上耿下衣)《人月圆&#8226;诚夫兄生子名京华儿》曲:“神州佳丽明光锦,生出玉麒麟。”三是“芝兰玉树”。据《晋书&#8226;谢安传》记载,谢玄从小极聪明,为叔父谢安所器重。谢安曾经问儿子侄子们,为人处事如何达到佳境,大家都不说话,谢玄回答:“譬如芝兰玉树,欲使其生于庭阶耳。”后来就用“芝兰玉树”称人家儿子侄子,或简称“芝兰”、“兰玉”。如《再生缘》第一回:“人间富贵荣华尽,膝下芝兰玉树齐。”

另外,大儿子除了“长子”、“根嗣”、“大男”等称呼,还叫做“鼻子”和“后子”,值得注意。因为“鼻”有创始开端的含义,如“鼻祖”。所以“鼻子”即始生子,为长子,绝非五官中的鼻子。同时,按宗法制度,长子承宗,所以又称长子为“后子”,即承接在长辈之后。清代梁章钜《称谓录》:“后子者为父后之子,即长子也。”

养子被喻称为“螟蛉”也很有意思。螟蛉是螟蛾的幼虫,即小青虫。《诗经&#8226;小雅&#8226;小宛》说“螟蛉有子,蜾蠃负之。”蜾即细腰蜂,细腰蜂捉到小青虫,用毒针一蜇,让它不死不活养在蜂房,以供幼蜂食用,古人误认为细腰蜂不会生孩子,养了小青虫为儿子,由此误解“螟蛉”二字,便作了养子的代称——鲁迅先生的名篇《春末闲谈》曾经专门论述之。

再婚妻子带来的儿子叫“入子”。“入子”有一个俗称叫“拖油瓶”。“拖油瓶”虽属于口语,却也有个传说。说是古时候再婚妇女大多较为贫困,带个孩子再嫁,怕遇上天灾人祸发生意外时,引起人子的生父一方的责难,所以结婚时就请人写个字据,说明儿子带来时就有病,如遇不测,与后夫无关。因此人们就把人子称为“拖有病”。后因为音讹,变成了“拖油瓶”。

在孙子的称呼中,“子姓”和“贻厥”需稍作解释。郑玄说:“言子姓者,子之所生”;贾公彦则进一步解释:“云子之所生,则孙是也。”所以“子姓”用来特指孙子,也用以称呼子孙后辈。

“贻厥”是个代称。语出《书经&#8226;五子之歌》:“明明我祖,万邦之君,有典有则,贻厥子孙。”贻是留给的意思,厥是虚词,相当于“其”。“贻厥子孙”即留给子孙。后来就用这两个字代称孙子或子孙。

对别人孙子的美称还有“文孙”、“桐孙”两称。“文孙”原指周文王之孙,后来发展为他人子孙的美称。如清代赵翼《题肃本淳化贴》:“文孙雅意惠来学,妙送宾友相切磋。”“桐孙”指的是桐树新生的小树枝。因人类的子孙繁衍就像树生新枝,后来就用“桐孙”美称他人的孙子。

妇女对丈夫家主要亲属和岳父母及女婿也有一些较为有趣的别称,需要分别说一说。

在公婆合称中,“家”读作“gu”即“姑”,指婆婆;而且“家”也可写作“姑”。而“翁”和“舅”则指公公。因此公婆合称为“家翁”、“舅姑”、“翁姑”、“姑舅”。《资治通鉴&#8226;唐代宗大历二年》:“鄙谚有之:“不痴不聋,不作家翁。”杜甫《牵牛织女》诗:“虽无姑舅事,敢昧织作功。”前者强调自食其力,后者说即使公婆不在眼前,也不敢蒙蔽纺织的功劳。

章又写作“嫜”,本来念“公”字,却因为地域方言等原因,念成了“章”。所以公婆又被称为尊嫜、姑章、姑嫜。“□(左女右公)”又写作“忪”,读作“中”或“钟”,也是“公”的转音,所以公婆又叫“姑□”。而公公又叫做“钟”,颜师古注《汉书&#8226;广川惠王刘越传》:“今关中俗呼舅为钟,钟者,章声之转也。”如前所述,“家”与“姑”通,所以“大家”、“阿姑”、“阿家”、都是对婆婆的称呼。如唐赵磷《因话录》卷三中“大家昨夜小不安适”,断不可理解为“许多人”都不安适。同时,“姥”也是婆婆的别称,《古诗为焦仲卿妻作》中“勤心养公姥,好自相扶将”,即是以“姥”代婆婆。而“婆”字一般不可单用,公在某些方言中单用指婆婆。更有意思的是,古时候媳妇称自己的婆婆为“大姐姐”。宋代叶绍翁的《四朝见闻录&#8226;宪圣不妒忌之行》就有宪圣(高宗吴皇后)说“大姐姐远处北方,臣妾缺于定省”的记载。

对于妻子的父亲为什么称岳丈说法不—。一种说法是:晋代乐广很有名望,曾官至太子舍人、尚书令。他崇尚清淡,时称风流。他有一女,嫁与卫玠。卫玠亦好谈玄理,官至太子洗马。其人风姿秀异,有玉人之称。后避乱搬到建业(今南京)。人们都听说他的大名,走到哪里都有人围着他看。不久他去世了,当时人们都说“看杀玉蚧”。对于这对翁婿,人们评价很高。《晋书&#8226;卫玠传》说他们“妇公冰清,女婿玉润。”后来合称妻父和女婿为“冰清玉润”,也称妻父为“乐翁”,就是由此而来。此说认为岳丈是由“乐丈”讹传形成的。

岳丈的另一说是与泰山有关。《酉阳杂俎》中记载有这么一件事:开元十三年,唐明皇去泰山封禅(即筑坛祭祀天地)。照例,封禅后自三公以下,都提升一级。当时张说是封坛使,张说的女婿郑镒也参加了封禅,他只是九品小官,却因张说的原因,一下子提到了五品,还赏了五品官穿的大红官服。在欢庆的宴席上,唐玄宗发现郑镒越级提拔一事,很惊讶,就问郑是怎么一回事,郑没法回答。旁边有个艺人黄绰奏说:“此泰山之力也。”此后就呼妻父为“泰山”、“岳翁”。又因泰山有丈八峰,所以也呼妻父为“岳丈”。

女婿的代称甚多,其中“甥馆”、“坦腹”、“乘龙”几个称呼皆有典故。

甥馆和馆甥皆来源于《孟子&#8226;万章》:“舜尚见帝,帝馆甥于贰室。”帝指的是尧,尧把两个女儿即娥黄、女英嫁与舜,所以称舜为“甥”。馆是留宿的意思。上文是说:舜去拜见尧,尧把女婿安排在副宫住。后来就把“甥馆”称为女婿在丈人家住的房屋,进而用为女婿的代称。

坦腹源于书圣王羲之的故事:东晋时太傅郗鉴,派人向丞相王导求王家子弟为婿。当时王家子弟都在东厢房,王导让来人自己去东厢房挑选。来人回去后向郗鉴说:王家的儿郎都很好,听说来挑选女婿都很矜持。只有一个在东床上“坦腹卧”,就像不知道这件事一样。郗鉴说:“这个就是好女婿。”后来又进一步访问,知道这个人是王导的侄子王羲之,就把女儿嫁给了他。后来人们就称女婿为“坦腹”、“东床”、“东床客”、“东坦”。

关于女婿为“乘龙”,来历也有两说。普遍的解释是以《艺文类聚》为根据。该书引用《楚国先贤传》说:孙携和李元礼都娶了太尉恒焉的女儿做妻子。因为孙李二人都有美名,所以人们都说恒焉的两个女儿都乘龙了,也就是说得婿如龙了。后来人们就美称别人的女婿为“乘龙”、“乘龙佳婿”或“乘龙快婿”。如郭沫若《南冠草》第三幕:“我有你这样一位坦腹东床的乘龙佳婿,我是光荣得很啦。”另一种解释说是根据萧史的故事。传说萧史是春秋时人,善吹箫,能用箫奏出凤鸣的声音。秦穆公把女儿弄玉嫁给他,还给他们建了一座凤台居住。一天晚上,萧史吹箫引来了龙凤,弄玉乘凤,萧史乘龙双双飞天成仙。所以后人用“乘龙”来美称女婿。总之,不论这一称呼来历如何,乘龙是女婿的美称则无异议。

女婿中还有一种情况,比较特殊,就是男到女家成亲,俗称“倒插门”或“女娶男”。这种形式目前被积极提倡,其实古已有之,而且也有“赘婿”、“过门女婿”、“人舍女婿”等别称。其中最有意思的要数“布袋”一称。如果岳父家中只有女儿没有儿子,又不愿将女儿嫁出,而是招女婿入门,这样目的在于用倒插门女婿“补其世代”,所以简称为“补代”, “补代”与布袋音近,以讹传讹,故取谐音。古时候“斑鸠”也可以作为此种女婿的别称,疑似从“布袋”的谐音而来。如《刘知远诸宫调》:“团练常便,不图豪贵,故招知远做斑鸠。”

了解了上述有趣味的亲属称谓,我们大致可以窥见中国几千年来亲属称谓的基本轮廓。把握了这些,尤其是掌握了至今还经常用到的一些称谓,对于我们读书作文、听书看戏、言谈举止、待人接物都会有一些帮助。作为五千年的礼仪之邦,作为跨世纪的一代人,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继承和弘扬这一文化遗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